English Русский

当前位置:上海中亚雅高美爵酒店 » 酒店新闻 » 结庐在花间 坐看车马喧

结庐在花间 坐看车马喧

  没有几座城市能够像苏州那样,将几千年的人文历史一一积淀下来。曾经感慨过伦敦:这个城市似乎每一块砖都浸着工业时代的故事;而在苏州,随处一所瓦顶泥墙房舍,便可能会藏着一段幽雅浪漫的记载。

  大雅一定会与艳俗共生,就如同再怎么壁垒庄严的城邦,也需有扶疏掩映的街道,以柔缓人们的心境,苏州阊门外的山塘街便是这么一个去处。唐代的白居易当年用淤泥堆起了这么一块临水地界,便注定了山塘这大俗大雅的风韵。

  《红楼梦》里的描述则最为贴切:“当日地陷东南,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,有城曰阊门者,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。”

  一种地方,或是有一种人,在你面对它的当下,不曾感觉有什么出众之处,甚至会生出一些纠结。然而,当离开它之后,过了一段时间,你便开始想它,并觉得它有这样那样的好,这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,抑或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情缘。

  而苏州的山塘,我想,便是这样的一处地方。

  不同于平江路上的苏州花间堂·探花府,花间堂在山塘街的选址定夺,颇费了一番思虑。苏州的历史文化积淀里不仅有富贵雅,还有寻常人家;花间堂不仅有庭院深深的府邸精品,也可以有小桥流水的里巷民居。于是便有了我们今天呈现出来的作品:苏州花间堂·山塘人家。爱它的雅亦爱它的俗,这便是美的花间堂与苏州这座千年古城的情缘结果。

  在山塘街边,离开喧嚣的集市几十公尺,便是一块绿植花丛簇拥着的僻静之处。你大可以于小径中或坐或行,亦可扶栏水边,远观对面的繁华街景和冷冽的阊门城墙,安于其中且乐于其中。

  山塘的意趣,在于街市,在于氛围,在于雅俗,在于现实与历史的交错感,而这意趣的另一面则在于闹市里的悠闲与旁观。

  “结庐在人间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”。当宁静致远的生活方式和心态离我们越来越远的时候,在苏州花间堂•山塘人家中去寻找久违的静谧之所,享受几日“离城不离尘”的时光。